您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专栏
良师·益友·榜样——记市委党史工作委员会原主任许燕鎏
发布时间:2019-07-16 11:14 访问94
 时明安       
        1988 5 月,时任市委党校党委副书记、副校长许燕鎏调任市委党史工作委员会主任(1996 年改为市委党史工作办公室),成为我极为敬重的老领导。

人们都说最美不过夕阳红,温馨又从容,但是,晚开的花已走进多事之秋。2018 年夏天,许主任还常与我相见言欢,入秋后,竟在京城突发意外,虽经全力救治,至今未能清醒。闻此消息,我的心情非常沉重。他是我的老领导,更是我的良师、益友、榜样。他既是党史工作的指挥员,更是身先士卒的战斗员、言传身教的好公仆。在我的职业生涯中,始终把遇到这样的领导当作幸事。获悉许主任病重,往事历历,不断涌上心头,总想写点文字,留下珍贵的记忆。

攻坚克难的指挥员

1988 10 月,我从灌云县文化局调回县党史办公室,随即到市委党史工委建立联系。与许燕鎏主任初次见面,他那谦和的话语、平易近人的态度让我感到特别亲切。他把我看作党史工作的老同志,对我回归党史工作岗位表示热烈欢迎,也开启了我们相处三十年的人生之旅。

许燕鎏上任时的主要任务是限期完成民主革命时期“五个一”(一套专题资料、一本大事记、一本烈士传、一部组织史、一部地方党史)的党史工作任务,并开始社会主义革命时期的党史资料征集和专题研究。中央和省提出的目标计划非常具体而明确,可谓是任务繁重,时间紧迫,这也与历史事件的当事人年事已高有直接关系。对于年过53 周岁的许主任来说,调入从未接触过的党史部门工作,是让他半路出家到专业性很强的岗位承担重担。他没有一丝畏难情绪,硬是靠在多年工作中炼就的坚强党性和组织性来激励自己,立即从头学起,边干边学,迅速克服了业务生疏的困难,带领专业团队走进了党史工作的前沿阵地。

        当年的党史工委,虽然是市委直属的正处级单位,但只有5 个编制,人手特少,无法胜任面广量大的党史工作任务。许燕鎏到任后,首先从市编办争取了两个名额。即便如此,党史工委的编制仍是全省最少的。为了解决人手太少的困难,他聘请了3 名热爱和熟悉地方史的退休老同志参加征编工作。他还和我商量,采用市、县合作的方法,征编《连云港市革命烈士传》,要我具体承担这一任务。由于灌云是贫困县,财政特别困难,下拨的年度党史工作经费只有5000 元,少得可怜。市县合作,我可以在节约县里经费的情况下完成这项指令性任务,便乐见其成。从此,我和许主任建立了紧密的工作关系。1991 年,灌云县委抽调我下乡工作一年,使预定的工作计划受到影响。许主任在市委分管领导的支持下,经与组织部门协商,于1992 1 月将我调入市委党史工委,从而正式成为许主任直接领导的编研团队的一员。

许燕鎏主任上任不久,就发现市、县在党史研究方面存在一些各行其是的问题,为连云港地区建立党组织的起始时间问题还发生了激烈的争论,甚至影响了市、县党史部门的关系。为解决这一问题,省委于1988 11 月上旬派出以省委组织部副部长彭守香、省委党史工委主任叶志俊牵头的工作组来连,召集市、县分管领导及参与地方党史征编的同志,闭门召开专题研讨会,通过各方摆出已经掌握的资料,进行严肃认真、实事求是的研讨,最后做出了建立连云港市地方党组织的起始时间为1927 年秋的结论,确定了省市县一致的表述方式,从而保证了地方党史的权威性。

这次研讨会,使许主任看到了党史工作的严肃性和客观性要求。为拓展党史工作思路,许主任多次到县区开展调查研究,召开工作交流会和专题研讨会,确立了全市党史部门的协调联动关系,大大改变了党史部门各自为政、坐冷板凳的自闭形象,为走出开门办史的新路积累了经验。

 经费不足,在当时是困扰党史工作的重要因素。许主任到任第一年,正逢连云港市解放四十周年,为组织这一纪念活动,他带领大家采编了《庆祝连云港市解放四十周年》党史资料专辑,但到付印时,费用还有很大缺口。无奈之下,他只得靠卖老面子,请有钱单位赞助,好不容易才解决了这一难题。

        没钱干事,有人会怨天尤人,并作为懒政的理由。事业心极强的许主任,却找到了开门办史、多出党史工作成果的新思路。他走出办公室,到处寻求合作伙伴,与有关部门商讨合作,采取党史部门出人力,相关单位出经费,双方共享成果的办法,编写党史专题资料书籍。经过许主任奔走努力,先后与盐务局合作编印了《革命战争中的淮北盐场》,与市委统战部、商业局合作编印了《连云港市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与市轻工业局合作编印了《连云港市手工业社会主义改造》,与市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合作编印了《连云港市革命斗争故事选》,与团市委、市总工会合作编印了《抗战歌曲100 首》,与市教育局、文物管理委员会合作编印了《连云港市革命纪念地》等党史专题书籍,为开拓党史工作新路径迈出了扎实的一步。

为了凝聚全市的党史编研力量,许主任在市委领导支持下,于1991 年筹备成立了市中共党史学会,由市委副书记宋开智任会长,他任常务副会长。学会成立后,开展了丰富多彩的活动,至许主任退休时,出了3 期会刊,召开了多次理论研讨会和专题研讨会,与市委宣传部、社科联联合出版了两本论文集,所发论文中有多篇被全国、省级刊物选载、获奖。

        在许燕鎏主任攻坚克难、勇于担当的精神引领下,党史工作团队扭转了人手少、经费紧的状况,完成任务的进度走到了全省前列。

身先士卒的战斗员

早在许燕鎏主任上任之前,省委党史工办就向党史部门下达了“五个一”指令性工作任务。许主任紧紧抓住这一任务目标,制定工作计划。连云港市是革命老区,民主革命时期英才辈出,革命斗波澜壮阔,编写这部地方史,无疑是一项浩繁的工程。为掌握工作的主动权,许主任身先士卒,亲自采访,不辞辛劳,南下北上,走访对象上至中央领导,下至平民百姓,搜集了大量第一手资料,将本市党史编研工作扎扎实实地推进了一大步。

        许燕鎏在任八年中,带领党史工作人员先后走访了谷牧、张爱萍、张劲夫、金明、张池明、万毅、杨纯、冯克玉、田诚、梁如仁、许耀林、金逊、徐智、张国安、叶志俊、刘文龙、祝斌、耿杰民、杨玉生等几百位在连云港地区工作战斗过的老领导、老同志。还专门购置了录像机,为50 多位原任副市级以上老干部及张池明、金明、张克辛、孙朝旭、吕继英等重要当事人录了像,如今都成了极为宝贵的第一手资料。

        他在带领团队征编《中共连云港市历史大事记(1919 1949》《连云港市革命烈士传选编(民主革命时期)》《中国共产党连云港市组织史资料(1927 1987)》《国民经济恢复时期的新海连市》《海属地区早期党组织文献汇编》《前事不忘》及上文提到的合作编写的多本党史书籍过程中,一直坚持亲力亲为,从确定征编方案,到联系协作单位,征集研讨史料,拟定纲目,每个环节都关注到位,还亲自撰写部分史稿及前言、后记。成书后,他从不当甩手掌柜,坚持亲自审校,至少三遍,不放过一个词不达意的表述和错别字。在出版印刷、经费筹集、宣传发行等方面,都亲自安排。我对他说:“你这个主编管事太多太细了。”他认真地说:“不能拒绝小事情,因为大事都是由小事积成的。”

        由于他的严谨作风,使党史工委出版的每本书,都赢得了社会的广泛赞誉。《中共连云港市历史大事记》《连云港市革命烈士传选编》《革命战争中的淮北盐场》被列入“江苏革命历史丛书”,并被评为江苏省优秀党史书籍。《中共连云港市地方史(第一卷)》也在他的积极策划和精心组织下,完成了资料征编、篇目设计及部分初稿,为在1998 年全面完成民主革命时期的地方党史“五个一”工程奠定了基础。

         许主任是一个酷爱学习,特别勤奋且细心的人。不论是采访当事人,还是召开会议,他总是在不停的记录,不停的询问,从不放过一个细节。他写的史稿、论文,结构严谨,表述准确。他常说,立准立好党史资料,是每个党史工作者的责任,我们必须对历史负责。他要求每个同志都要重视党史研究,在撰写研究论文中不断提高自己的理论水平,不断提高掌握和运用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的能力。他带头撰写了多篇专题报告和研究论文,《侵华日军掠夺淮盐罪行累累》一文被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载入《日军侵华罪行纪实》,还有两篇论文获得省优秀论文奖。在他的带动下,全市党史工作者意气风发,取得累累硕果。1994 年全省评选优秀党史成果时,人手最少的连云港市获奖数仅次于南京,位列其他兄弟市之前。原连云港市委书记、时任省委党史工办主任叶志俊同志对许燕鎏说:“你调来党史部门,挽救和改变了一个单位,成绩很大。”许主任谦虚地说:“成绩应归功于上级的正确领导,归功于大家的共同努力。”

        他的工作作风得到了人们的一致赞誉,他的努力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支持。原国务院副总理、全国政协副主席谷牧,原国务院副总理、国防部长张爱萍,原国务委员张劲夫、全国政协常委王光美等领导同志在热情接待走访后,都欣然为本办编写的党史书题写书名、题字,为革命纪念地题名、题字、赠书。谷牧来连时,他带我到谷老下榻的北固山庄拜访,谷老高兴地接受了到市革命纪念馆视察的邀请,遂于次日来到故地重游,为我们讲述了他入住陇海公寓的半年经历。这些活动,都大大地增强了全市党史工作的影响力和党史工作者的凝聚力,为开创党史工作新局面争得了良好的内外部环境。

 1995 年春,许燕鎏同志年满60 周岁,按规定办理了退休手续,党史工办工作暂由市委办公室主任李广成同志负责。由于李主任太忙,难以全面兼顾党史工作,故保留许主任的党支部书记一职,继续主持工作至1996 6 月。在这段时间里,他的工作没有丝毫松劲。一是抓紧做好《中共连云港市地方史(第一卷)》的篇目设计征求意见和撰稿工作,二是抓紧布局社会主义时期党史资料的征编研究工作。正式退休后,新任主任又请他参加地方史的审稿工作,并继续帮助完成社会主义时期的党史征编工作。

        1998 年,在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储江,省委常委、宣传部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戴为然同志的推动下,由省委宣传部、省委党史工办、省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合作征编的《江苏人民革命斗争群英谱》工作启动,连云港市要完成5 个分卷。由于工作面广量大,要求很高,市委党史工委遂聘请许燕鎏同志为主要审编人。面对如此繁重的工作量,许燕流同志二话没说,在赴省开会后,立即多次深入各县区,指导县区的征编工作。1999 年夏,省群英谱办公室对各市书稿逐一过堂。许燕鎏同志和我来到火炉般的南京,听取意见。戴为然老部长亲自坐镇,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坚决做到在真实可信上不留瑕疵。会后,许主任全面落实省里会审意见,一丝不苟地完成了审编任务,在2000 年全省《群英谱》出齐后,他获得了省群英谱编写办公室的表彰。

        2011 年,江苏省委书记罗志军同志作出征编出版《忠诚》一书的指示,实际上就是要完成储江、戴为然等老同志健在时曾精心筹划准备征编出版群英谱精编本的心愿。省委群英谱编写办公室于当年11 月召开会议部署,许主任再次被推上第一线,负责完成连云港市的征编撰稿任务。这时,他手下的兵只有退休老同志。他就把我和张士杰同志召到一起,按省要求的收录范围,各写一至两篇人物传记,他写了一篇《花果山下出色的情报员》。完稿后,由他统一核改报省。2013 年春,连云港市报送的5篇人物传记全部载入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忠诚》一书。

言传身教的好榜样

在与许燕鎏主任的相处中,我特别佩服他的人品、家风。他是一位对同志热情似火,对自己严格要求的谦谦君子。他廉洁奉公,谦虚谨慎,与他共过事的老同志人人称道,是我学习的好榜样。

他常说:“要想做好事,首先要做好人。认真地做人,才能成功地做事。做人要真诚、守信、正直、低调、宽容、重情。”他是这样说的,更是这样做的。

许主任来到党史部门,是他职业生涯的最后一站。虽然退休日期临近,但他诚心依旧,总是尽最大努力做好各方面的工作,以他的能力所及,真心诚意为党史工委和革命纪念馆的同志排忧解难,帮助每个人在职称、晋级、工作安排、家属调动等方面各得其所。

    我奉调来市里后,他为我的家属调动问题多方奔走,甚至亲自写报告,请常务副市长吴炳裔同志签署意见,终于使问题得到解决。我在新浦安家后,他又几次到我家中,察看生活情况。我心存感激,总想表达点心意。他的夫人刘桂兰说:“我们家不兴那一套。”许主任说:“调你来,是组织对你的信任。为你排忧解难,是我该做的事。希望你不要想太多,全心全意做好党史工作,才能算不辜负组织的希望。”1994 年,他安排我担任市革命纪念馆馆长。他对我说:“你有文化工作的经验,纪念馆工作与文化工作有相通的内容。希望你能借鉴文化工作的做法,拓展办馆思路,把工作做得有声有色。”我提出与教育部门挂钩,实行馆校共建、开门办馆的工作方案。他大力支持,说干就干,立即与市教育局联系,并请市委副书记宋开智出面,在纪念馆召开了有众多校长参加的座谈会。会后,纪念馆先后与三十多所学校建立了共建关系,打开了纪念馆与社会联系的大通道。

        按照共建协议,纪念馆需向各校派出校外辅导员,但讲解员们都没做过这项工作。我们便对讲解员进行强化训练,让他们能够走出去宣讲地方党史知识、革命斗争故事、英烈和革命先辈的光辉事迹,胜任校外辅导员工作。每次内部试讲训练,许主任都带着党史工委的业务骨干来馆悉心指导。辅导员们走进校园,参加学生的团队活动,做地方党史报告,受到热烈欢迎。1995 年,纪念馆先后被省教委授予“江苏省学校德育基地”称号,被省委宣传部授予“江苏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称号,被市委授予“连云港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称号。使纪念馆工作做到了馆内人气旺,馆外天地宽,电视有报道,省里有名气。先后代表连云港市出席在无锡召开的“全省学校德育基地建设经验交流会”和在南京召开的“全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建设经验交流会”, 并被评为全省党史工作先进集体。这一切都与许主任的全力支持、精心指导密不可分。所以我总把他当作心目中的良师。

        因纪念馆是老房子,办公室阴暗潮湿,当年还没用空调,我在长期伏案工作中患了严重的腰间盘突出症。他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亲自带我到市第一人民医院找专家诊治,时时关心着我的健康状况,使我感受到亲人般的温暖。他对其他同志也是如此。

        1929 年的海属中心县委宣传部长、烈士武同儒的遗孤武可雨因车祸导致右小腿粉碎性骨折,恢复后失去在农村从事体力劳动的能力,市委领导按烈士的老战友惠浴宇老省长的意见,安排武可雨在革命纪念馆做保卫兼财务工作。但是户口“农转非”问题没有得到解决,仍有后顾之忧。许主任遂以党史工委的名义,亲自起草文件,找市领导争取,找有关部门协商,最终使问题得到解决。

        当年的纪念馆,展版制作手段相当原始,全部是手工,因此少不了装裱业务。为此,安排李如莲学习了这门技艺,掌握得很好。同时,本市的书法家协会主席杜庚同志在市人大领导岗位上离休后受聘在党史工委当顾问。很多人会通过许主任向杜老求字,且要装裱好的。许主任在每次受托装裱后,总是自掏腰包,如数付给纪念馆装裱费,不收不行,而且要求每个人都要这么做,不占公家一分钱便宜。

        许主任做人的诚信,在我与其他老干部的交往中,也深有体会。为征编社会主义建设时期的党史资料,我准备采访在徐州离休的老市委副书记杨玉生同志。与他联系后,他首先打电话给已退休的许燕鎏同志,了解我的为人情况,看是否值得接待。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他不仅自己接受我的采访,还积极协助我的工作,主动邀请张众华、曹良友等老领导到徐州市老干部活动室召开座谈会。由此可见许燕鎏在他们心中的份量非同一般。

        在他主持党史部门工作期间,每逢重大节日和春节前,他都要带领全体同志在纪念馆开座谈会、联欢会。大家聚在一起,谈心得、展才艺,其乐融融,使每个同志都有一种家的亲切感,大大融洽了同志关系和内部环境,使互敬互谅成为风气。

        由于长期相处,我有幸结识了许主任的家人,他的家风令我钦佩。我随他到北京走访老领导,入住轻工业部招待所。晚上,他的儿子许勤来看他。他拿出多本自编的党史书给许勤,要他认真读读。当年的许勤已身居国家计委重要岗位,许主任还是不忘耳提面命,进行教育。1995 年大年初一,许主任携全家三代人,一起来纪念馆过年,让后代们接受红色教育。纪念馆的老顾问孙芹同志为他们拍了一张全家福,我也随手配了一首打油诗:“三代欢聚庆新年,倍思创业众先贤。纪念馆里观正道,革命传家岁月甜。”标题是《瞧许燕鎏一家子》。

        许燕鎏同志的言传身教,永远是我学习的榜样。他是位好领导、好老师、好公仆、热心人。如今他重病在身,我只能祈求好人平安,但愿早日康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