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专栏
赣榆城里的“红色活地图”——记老史志工作者葛永明
发布时间:2019-07-16 11:09 访问158

  张晨晨     

    “来来来,快进来!大老远的,辛苦了!”尚未走进葛永明的家中,记者就听到了他底气十足而质朴敦厚的问候。作为一名从80年代就投身于史志工作的“老志人”,时年已经66岁的他,熟悉赣榆历史、党史、战史、革命斗争史,对赣榆历史上的重要人物、重大历史事件乃至山川地理,轶闻轶事均烂熟于胸,被誉为“赣榆通”、“赣榆活地图”。实际上,葛永明也算“半路出家”——年轻时曾在园艺场务过农、农机厂做过工。与史志工作正式结缘,是在19865月,他调入赣榆县县志办公室(2001年改称党史县志办公室)。从此,便从事史志编研工作,直至退休。

2011年春,葛永明突发脑出血,留下半身不遂后遗症,不得不离开工作岗位。后于20132月光荣退休。退休后的葛永明身残志不残,退职不退岗,仍积极投身于自己热爱的史志工作,笔耕不辍,自愿为革命前辈书写辉煌,为革命先烈树碑立传,为宣传主弘律,弘扬正能量,为继承发展连云港历史文化、山海文化、红色文化、发挥余热,再作贡献...

敦厚性格造就“写字牛”

“组织安排什么工作,就安心干好什么工作”

史志编研工作,专业性比较强,课题完成周期长,很难在短时间出成果、出政绩,在机关属边缘单位,或者说是易被组织部门遗忘的单位。加之编史修志,需长年累月埋头搜集、整理资料,爬格子、敲键盘,工作枯燥无味,需坐“冷板凳”,甘当“写字牛”。因此,这项工作不受青睐,少人问津。而葛永明却乐于投身其中——这与葛永明质朴诚恳的性格不无关系。“我从不在职务升迁、岗位孬好上论短长,组织安排什么工作,就安心干好什么工作。”

担任县志副主编期间,葛永明埋头苦干10余载,三审三校完成188万字新编《赣榆县志》总纂任务,该书由中华书局出版,获连云港市社科类图书一等奖,江苏省社科类图书三等奖;主编《赣榆年鉴》,开创赣榆县年鉴编辑工作先河,积累经验,辅导后人;主编的2008年版《赣榆年鉴》,在国务院地方志工作领导小组组织的全国年鉴评比中荣获六项大奖;此外,还在赣榆县历史及徐福研究工作中,提出“赣榆建县于秦而非汉”、“赣榆县治首设郁州而非盐仓”、“汉代以前赣榆县名中的‘榆’字从手而非木”、“赣榆得名于古代天文中心”、“徐福东渡开创海上丝绸之路东方航线”等观点,受到史学界的关注和好评。为此,当选中国徐福会理事。

“做史,不光是在故纸堆里翻腾,更需要参与这段历史的当事人出来说史。”为此,在党史编研工作中,葛永明曾历经寒暑,北上南下,先后采访过谷牧、梁必业、吴为真等老一辈革命家和老同志,及罗东进、黎小弟、陈人康等革命后代,搜集积累了大量一手资料,涉及音像文字形式等。在此基础上,他深度撰写的《英风千古一一抗日山革命斗争故事》一书,先后获赣榆县政府文学奖三等奖和江苏省党史系统优秀成果三等奖。

葛永明刻苦钻研业务,善于积累资料,更重视史志工作的社会服务功能,热心为社会各界、各级领导释疑解难,有问必答,答必详尽,当好参谋和顾问。因其从事党史工作成绩突出,硕果累累,被评为江苏省党史系统先进个人(相当于市级劳模),享受退休工资增加5%待遇。退休后仍被选为连云港市党史学会常务理事和北京八路军山东抗日根据地研究会会员。

革命情怀的延伸

对“青口十八勇士”的英雄事迹饱含深情

 “自使用手机以来啊,我就从未换过号,从未关过机。”葛永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提到这个细节。缘何如此呢?原来,他担心外面有人找他询问一些专业问题,“只要手机不换号,不论何时,不论提出什么问题,我总会及时解答。”

就是这般热心肠和对工作的负责,葛永明在受命参加抗日山烈士陵园革命纪念馆、刘少奇纪念室、赣榆县博物馆、徐福纪念馆、小沙东海战纪念馆、赣榆县规划馆等场馆建设时,不但参予撰写布展大纲,参加现场布展,捐出自己收藏的文物,还以自己的专业知识为领导出谋划策,提出许多前瞻性、可行性工作方案,受到社会各界的一致好评。

然而,作为一个青口人,葛永明一直对“青口十八勇士”的英雄事迹惦念于心。“记得上小学时,听老师讲完十八勇士的战斗故事后,我还曾偷偷跑到火叉巷转了转,心想能捡到一枚子弹壳多好。”参加工作后,葛永明长期从事党史工作,对这段事迹有了更深的了解。为了铭记历史,缅怀先烈,不忘初心砥砺前行,在葛永明的倡议和参与下,青口镇党委、政府在当年十八勇士浴血奋战、壮烈牺牲的火叉巷口,建立了“青口十八勇士纪念馆”,他还受邀参与了布展。

日前,记者来到了这座由青口镇政府投资,历时两年兴建而成的纪念馆,发现该馆选址在当年“十八勇士”浴血奋战的火叉巷口。馆内运用传统与现代相结合的布展方式,通过图文展板、实物展品、沙盘模型、灯箱壁画、主题浮雕、投影幕、触摸屏、情景再现、随动音效等展陈手段,全力打造出一处大型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为港城又添一处崭新的红色景观。

而最为吸引记者目光的陈列物,是一面“青口十八勇士”荣誉战旗——201593日,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阅兵式上,这面荣誉战旗,由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部受阅部队将士高高擎起,昂首阔步地通过天安门广场,接受了党和人民的检阅。而这面战旗之所以能够被“请”放在纪念馆内,跟葛华的提议也不无关系。

“当时,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作为家乡人我们都很激动,我就跟相关部门建议,看能否把这面旗子青请来,安放在纪念馆里,以慰英灵。”葛永明笑着说,十八勇士纪念馆”的建成,对于进一步放大赣榆红色文化的影响力、讴歌在赣榆这片沃土上革命先烈面对强敌、不屈不挠的斗争精神起到正面引导作用。它以鲜活的史料告诉人们要铭记历史、缅怀先烈、珍爱和平、开创未来。

创新编绘红色连环画

让孩子们接受更多“红色文化”洗礼

因病成为“宅男”后,并未影响葛永明对史志工作的关心和热爱,相反,他得以更静心地端坐书斋,利用长期积累的经验和史料,厚积薄发,笔耕不辍。他步履蹒跚地走到书柜旁,从中取出一大摞自己的著作——有爱国主义乡土教材系列读物《山海春秋》、《热血沃土》、《丰碑》;有影视文学剧本《青口十八勇士》、《郯城大捷》、《智取赣榆城》等;此外,为了有效宣传红色文化,葛永明还创新思维,与外界合作,创作推出了连环画《朱月华将军》、《青口十八勇士》等作品。

“当今网络时代,信息多来自互联网,电脑、手机方便快捷,信息量大,很少有人再抱着书看。男女老幼几乎手不离‘机’,报刊书籍受到冷落,再好的文章也鲜有读者。”葛永明感慨道。“但连环画这种宣传形式传统又新颖,图文并茂,老少皆宜。回忆起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大家对连环画爱不释手,就像今天喜爱手机一样,书摊前也是一片‘低头族’。”葛永明决定,创作几部连环画。

然而,文稿写好后,问题来了,找谁创作画面。葛永明回忆创作中的趣事:连环画以连续的图画叙述故事、刻画人物,集绘画、文学、装帧于一体,有其特定的艺术规律和美学标准,不是一般的美术教师或美术工作者能胜任的。费了许多周折,请教了许多人,最后经好友推荐,联系到上海一位青年女画家,答应试试看。好在创作了几张样画后,请专家审定,基本认可。

样书出来后,请谁作序,又是一道难题。党政干部有规定,一般不给人题字作序;名人大家又很少认识。这时,葛永明想起了朱月华的老上级、老战友、原“万岁军”政委刘西元、军长梁兴初的后代刘安滨和梁晓源两位同志。“我从事党史军史编研工作多年,与两位革命前辈的后代多有沟通,自我感觉还能谈得来。”于是,他抱着试试看的心情,与刘安滨进行了联系,当即推荐梁晓源更合适。“梁晓源同志接到我的电话后,期初谦逊地说人微言轻,不能为写老首长的文章作序。后来禁不住我的一再央请,才答应看到样书后再考虑。样书出来后,梁晓源认真地审读了全书,很负责任地指出了文中的不足,提出了一些修改意见,并且欣然命笔,撰写了序文。”

    连环画《青口十八勇士》、《朱月华将军》终于呈现在广大读者面前——配合复古风格的画面,葛永明精炼的文字也得以绽放更大的光彩,这些连环画也得到了诸多青少年和成年人的喜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