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专栏
港城史志人之张树庄 修志不嫌方凳冷,编书尤喜夏时长
发布时间:2019-06-05 17:06 访问63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划过窗台照射在书桌上,张树庄早已伏在案头,徜徉在浩如烟海的历史文献中了。“最近受市志办委托,在整理《朐海诗存》这本书,已经编写出三十万字,就是生僻字太多,目前已经查出500多个。连电脑都打不出来的字,我只能按照最原始的手段,一一查抄,头都晕乎乎的。”张树庄揉了揉太阳穴说道。

时年已经78岁的张树庄,原先是连云区教育局教研室原主任。2001年退休后,矢志连云地区历史文化的整理、研究、传承和推广工作。曾主编《连云区志》,创编《连云年鉴》,编纂出版12万字的《此是抗日大战场》。此外,还包括《世外桃源——宿城》《锦绣连云》等地情资料书10多本。

他甘坐“冷板凳”,钟情“故纸堆”,对我市地方文史工作,做出了突出贡献。

痴迷古籍搜集和研究

曾冒着“断炊”风险买了本《辞海》

瘦高瘦高的张树庄,头发花白,见到他的时候,仍不紧不慢伏在案前,左手《辞海》,右手笔墨,仔细对照一份自己抄录的生僻字表,不断补漏纠错、注释解读。“这项工作我从年前11月份就开始进行,整个春节期间都没有闲下来,一天平均六个小时都在忙。”别看张树庄伏案工作时少言寡语,但一交流起有关修志做史的话题,便立刻侃侃而谈起来,头脑活络地很,根本不像年至耄耋之年的样子。

张树庄跟“修志”的缘分还得上溯到1990年。那会,连云区成立区志编纂委员会,张树庄被调任地方志办公室副主任兼主编。可他一个教育工作者,缘何会跟“修志”扯上关系?原来,这一切,都缘于他的个人爱好。“我个人喜欢钻研一些古籍,也喜欢走访一些地方,了解民情,最后写成小文在市报上发表,然后被发现了。”张树庄幽默地说道。

的确,如果仔细观察他的书房,会发现这里有一个满满当当的大书柜,各类纸张泛黄的古籍,以及公开出版的历史论著、地方民情资料等,多得已经塞不下。细心的他,还为这些书籍进行了分类,甚至还对一些新旧资料,按照顺序进行了编号、整理、归纳等,其中有不少资料还是他一个字一个字手抄整理出来的。退休近20年以来,他每天都要埋头在这些故纸堆中,自得其乐。甚至,因为这项“特殊的爱好”,他还牺牲了不少自己的利益。“在校期间,我本可以评高级职称,后来被抽调到区志办公室后,那些发表的文章无法算进考核,便失去了晋升的可能,到退休时还都是中级职称。”

张树庄开始为笔者回忆编纂《连云区志》的故事。“当时,第一轮修志开始,我们在编纂成员小于等于四人的情况下,用了大约五年时间,对连云地区地情进行了系统、全面、深入的大调查。”张树庄回忆道:记录、梳理、总结、分析,一轮轮下来,大家都头昏脑涨。但在这一过程中,他们积累了不可替代的地情数据库、信息库和资料库,为现实发展提供了服务文本。这本志书也成为我市第一部正式出版的城市区志,后被评为江苏省优秀奖,张树庄个人也获得了江苏省地方志系统先进个人。

“一邑之典章文物,皆系于志。”修志不仅具有“补史之缺、参史之错、详史之略、续史之无”的存史价值,更可起到以志为鉴、启迪后人的作用。当然,编校工作是修志的基础,在这过程中,一本缩印本《辞海》发挥了不可磨灭的作用。针对这本《辞海》,张树庄讲述了一个有趣的故事,“1979年,新华书店推出了这本缩印本《辞海》。当时的我在书店碰见,爱不释手,可价格要22.2块。要知道,我当时一个月工资才39块。养家的责任让我意识到,买了就等于断炊;可不买的话,就馋得慌。我就跟老伴商量说,要不咱分期付款吧。谁知老伴直接说了一句:你可别丢人了,赶紧买。于是,全款买下这本书,用到现在。在我编校过程中,发挥了很大作用。”

 

为摸透史实“甘坐冷板凳”

推动了我市孝文化研究踏上新台阶

最近,由张树庄主笔编辑的《东海孝妇史籍辑存》与读者见面——除了在平时研读整理史书,张树庄还特别关注传统文化的复兴工作,尤其对我市孝文化的推广和传播,一直不遗余力。甚至于,他甘坐冷板凳,通过大量的史料搜集和研读,促成了“东海孝妇传说”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

实际上,对于这种“做冷板凳”的工作,他早在70岁那年,用一首诗做了总结:“古稀已近愈繁忙,终日埋头沐翰香。修志不嫌方凳冷,编书尤喜夏时长。贤孙求学应无念,儿女奉公游有方。喜有老妻持家务,燃藜校阅照明光。”这首《抒怀》是张树庄年近七十岁时自题的自勉诗,他喜欢隐逸在卷帙浩繁的故纸堆,“管他春夏与秋冬”。

“我一直觉得东海孝妇传说,是我市的特色文化名片,对于传播古典孝文化,有着很大的标杆意义。”作为市孝文化研究会理事和专家组组长,张树庄为此奉献了自己的一己之力。市孝文化研究会从2006年成立后,积极将我市“东海孝妇传说”向上级申报为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自2007年始,先后被批准为市级非遗项目和省级非遗项目。2012年在市文化部门的大力支持下,准备向“国家级”发起冲击,然而,根据要求必须建有“东海孝妇传说生态展示馆”和“东海孝妇传说”在史籍中的记载根据。那时起,张树庄临危受命,凭着深厚的历史文化知识和对地方史志的深入挖掘,终成此事。

那时,他每天就埋首在故纸堆,从汉代的《说宛》、《汉书》、《太平寰宇记》、《隆庆海州志》等古籍和地方史志中,搜集了上至西汉下至民国的十九种史籍中对东海孝妇传说的记载,编成《东海孝妇史籍辑存》及相关申报材料。20141111月,国务院发文,将“东海孝妇传说”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

“板凳坐得十年冷,文章不写一句空。”此后的五年中,张树庄和市孝文化研究会专家组诸位同仁,仍然跋涉在浩如烟海的中国古典史籍中,寻找有关东海孝妇传说的蛛丝马迹。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们先后从《晋书·刘隗传》、唐 白居易《白孔六帖》、唐 杜牧《樊川文集》、宋 苏轼《五禽言》、《宋书·恒旸》及海州文史资料中,又挖掘出十五条珍贵的历史记录。特别是去年在东海孝妇祠中,发现了明刘昭的《汉东海孝妇窦氏祠记》残碑碑首刻有“敕赐英烈孝妇祠记”八个字,周围刻有卷枝莲、凤凰图案。这也进一步证实,刘昭文中“冢前祀庙,前朝勅建”的可能,这是重要的发现。

 

衷情于民情文章撰写

此生愿笔耕不辍到“耕不动”

 

“其实,修志编史,在我后半生里,占的篇幅不大,我很多时候,都在走访并撰写一些地情文章,并编成小册子。”正说着,张树庄从抽屉里拿出一份蓝底的大册子,其上有自提的三个大字“豆干集”。“我把我年轻时到现在,发表在报纸上的文章裁剪下来,做了这个集子。最早的是1958年发表的,最迟的就是最近几年发表的。”张树庄哈哈一笑:“因为大部分都是‘豆腐块’,所以取名豆干集。”记者打开,仔细翻阅,《千年古道荡春风》、《雨后游船山》、《北固山麓三奇石》等地情文章,印刷在发黄的纸张上,比比皆是。

“每次带人去一些地方游玩,都会被当地一些美景、传说、民俗故事等深深陶醉,然而当客人问我这问我那,追根求源的时候,我却只能概略地作以回答。于是,不少友人就催我将一些地方的历史、环境、资源、传说写出来。我如果不动笔,就会愧意愈深,如同背负欠债,且愈背愈重。”怀着这样的想法,张树庄推出了一篇又一篇“豆干”。

譬如在宿城乡政府的支持下,地情读物《宿城》从1993年下半年动手编写,张树庄将手中的资料及过去在报刊上发表过的文章编成册子。在此期间,他又另外搜集了大量的资料,倾注了无数心血,进行了艰苦细致的劳动,写成了这本四万多字图文并茂、文情并茂的小册子,为连云区精神文明建设和物质文明建设做出了积极贡献。

记者翻阅了一番《宿城》这本小册子,发现其系统介绍了宿城的自然环境、自然资源、历史渊源、经济发展、风光旅游等方面的情况,为来宿城旅游、考察、投资、开发,提供了详实的地情资料。本书资料丰富、笔触流畅,其中还不乏激扬的感情、绚丽的画面,描绘了人间仙境的方方面面,是一本详细介绍连云区地情的资料书。

同样作为地情读物,张树庄另外编写的《云山概览》也成为他的代表作之一。“我是应乡政府之邀,写了这本介绍云山乡历史文物、自然地理、资源物产、经济发展方面的小册子。希望这本小册子能起到它应有的作用。”张树庄谦逊地说道。而一位当年云山乡的政府负责人看到这本书之后,在书中如此记述:“读罢这本小册子,我十分高兴,这是一本十分珍贵的地情资料书,对我们乡发展有很大启发意义。”

“我由衷地热爱这块土地,因此更想将我掌握的、关于这片土地上的故事,奉献给关心、热爱、建设这里的人们。为此,我愿意一直坚持,直至老去。”正说着,张树庄再次熟练从电脑里调取出一篇他的自勉诗《和陈老(凤桐)七十生朝自勉》,这首诗写自2007年:七十古稀今不稀,苍梧绝顶凤鸣时。诗承唐宋辞章妙,笔走龙蛇墨韵滋。松柏竹兰情意远,楹联对句语新奇。西窗夕照红霞艳,勤点键盘沁汗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