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专栏
港城史志人之韩世泳: 盛世修志,惠泽千秋
发布时间:2019-05-10 15:25 访问180

“治天下者以史为鉴,治郡国者以志为鉴。”地方志有着存史、资政、教化的作用。我们且需看到它的价值所在。时年已经82岁高龄的韩世泳,自199861日,从新浦区政协副主席任上退下来后,便应区政府之聘,到区地方志办公室,正式开始了自己的“修志”生涯。

盛世修志,惠泽千秋,20多年来,韩世泳,不辞辛劳,耐心专研,潜心修志,主编了《新浦区志》《连云港市新浦区新志》《连云港市海州区地名志》、8卷《新浦年鉴》、编著了《连云港方志志》,研究整理了多本地方历史文化资料,得到了社会各界的高度肯定,他本人也多次获得表彰,其中,还在去年荣膺我市“最美历史守护者”称号;他以晚年之余热,投入地方志事业,为搜集、整理、传承地方历史文化作出了贡献。

 

没有金刚钻,难干瓷器活。

为参与修志,潜心“修炼己身”

在海州区地方志办公室,笔者见到了满头银发的韩世泳。说起跟“修志”的缘分,他仔细回忆了起来:我曾经在《连云港报》当过记者,“环境改造人”,记者生活使他慢慢养成了调查研究和写作的爱好。但这些都是基本功,真正对修志产生兴趣,是始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1990年左右,全国第一轮修志刚开始,我那会到区政协工作,担任新浦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副主任,对于志书的纲目设置、内容取舍等方面,都或多或少参与了一些,不过都是兼职。”韩世泳端坐在办公桌前,神情怡然地说,“全身心投入到修志工作中,还是1998年之后的事。”

19986月上旬退休,韩世泳刚退休就被区政府返聘担任区志主编。当时,适值区志稿评审没过关,市里催得紧,韩世泳“临危受命”,接下了这个“烫手山芋”。他深知修志责任重大,为确保此后修志工作的高标准、高质量,高品位,他又请来了徐一德、周志明两位离退休老同志,在原志稿的基础上,重新调整区志编章结构,搜集补充资料,逐编逐章精心编修。经过两年努力,首轮编修的《新浦区志》设25131485,98万字。于20008月由方志出版社出版。次年,先后获市优秀史志成果二等奖和江苏省志书类一等奖。

韩世泳的首次“修志”工作算圆满告一段落,他也从中深知一个道理:没有金刚钻,难干瓷器活。作为主编,不占有资料就没有编修主动权。为了把文史工作做好,此前,他经过了大量基础性学习,不断翻阅文史资料,学习修志体例等。“从九十年代初编写《新浦文史资料》时,我就开始对整理地方文史资料工作产生了兴趣。”说到这里,他饶有兴致地从书柜中翻出一本泛黄的笔记本,笔者一看,竟然是1993年生产的;再打开,密密麻麻的字迹映入眼帘。“早些时候,我就有意识去搜集一些古书古志,以提升自己的文史功底。”韩世泳说,他有个学习窍门,就是“边读边抄”。“这个笔记本上的文字,是一本古本《海州志》全文,我每天晚上一字一句边看边抄,边琢磨边研究,抄了一个月,留下很深的印象。”

当然,地方志是一个地方历史文化的高度概括性的叠加与展现,所以编修的时候,除了翻阅和搜集大量典籍资料,更需要做大量艰苦细致的实地调查和走访。韩世泳坦言,他跟几个志同道合的老同志,时常不管天冷天热、身心疲乏,实地走访民情,尤其喜欢到一些老旧小区、背街巷道里走访。在他们看来,这些地方沉积着一些历史文脉,“有价值可挖”。

由此,他们也获得了大量宝贵的原始历史素材,并为修志提供了佐证。譬如说,在走访中,他们就发现了解放初新海连市制作的门牌,当即征求门牌主人意见,把它取回来,后经考证,这个门牌出现的时间,要比史料里那个记载的更早,一下把时间上溯了20年。此间,还寻到了民国年间的身份证、我市肥皂产业发展遗存等,甚至从一些老人口中,抢救一批珍贵“口述历史”。

牢记修志目的,多为用志着想

以高度责任心和使命感重修一部通志

在韩世泳参与修志的20年间,他历经了几次大的“战斗”,其中就包括二轮修志,“按照全国要求来说,当时原则上是续修,也可重修。续修即以上一轮志书下限年份1990年,向前延伸几年作为上限修到2005年。”但韩世泳他们没有走续修这个路子。他说:“我们再三考虑后,决定向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递交重修新浦区通志的建议,并得到采纳。”

“在一轮修志结束之后,2001年年底,市里对市区行政区划进行了调整,云台区撤销,当时花果山乡、云台乡、南城镇、猴嘴街道,统统划归到新浦区。这样就导致新浦区的区情发生了巨大变化。”韩世泳清晰回忆道:原本新浦区就5个街道,只有2个行政村,且耕地已基本被征用,绝大部分农民已“土地带人”转为城市人口。但行政区划调整后,新浦区的总面积扩大了好几倍,农业成了一项重要产业。导致区里的产业结构、自然环境、人口成分等,发生根本变化。如果是续修,后续会很麻烦,新划入区内的乡、镇情况等无从续起,特别是会给用志人带来麻烦。而重修一部新浦区通志,工作量明显要大好几倍。但从修志目的通盘考虑,我们决定拿下这个硬任务,重修一部通志。”

编修《新浦区新志》,面临的第一大难题就是对新划入的乡镇情况不了解。 “尽管还有以前的志书供参考,但资料单薄,按新一轮修志要求相差甚远。”韩世泳坦言:“修志的目的,是通过对地方历史文化资料的收集、整理、传承,进一步发挥其在社会经济建设中的作用,归根结底是为人所用,怎么有利于发挥志书作用,怎么有利于用志就怎么来是最好不过的。这就是我们的追求。”基于此,他们开始了新一轮战斗——在韩世泳的牵头带领下,修志成员坚持质量第一原则,力求资料丰实、真实。他们先后4次对区志总纂稿进行较大的调整加工,即使在通过验收后,仍根据专家建议,再次对志稿个别编章进行调整、增补,力求凸显新浦区是连云港市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域内资源丰富,人才荟萃的区情特色和改革开放的时代特色,以更好地发挥志书存史、资政、育人的功能。

国有史,郡有志,家有谱。”我市留存最早的旧志是明代《隆庆海州志》,以此志和清代《嘉庆海州直隶州志》为代表的州县志、山水志、专业志等,仅存不足10种,是弥足珍贵的文化宝藏。所以,韩世泳十分注重第一手资料的搜集。在编修《新浦区新志》的时候,关于旅游景点,涉及到渔湾的龙潭。每个龙潭的形状、长宽、瀑布落差,都没有确切的数据信息。“为此,我们买了一个60米长的皮卷尺,去实地测量,以求掌握准确数据。”韩世泳回忆道:“当时我们几个老头子,顶着滚热的太阳,在老龙潭实地测量时,皮尺因为重量较轻,放到一半就被风吹飘了,我们便在附近拣个塑料袋,里面装块石头,扣在皮尺头上往下放。可没放到一半,塑料袋就被碰坏了,皮尺又飘了起来。最后我掏出手帕包上石头扣在皮尺上,才解决了问题。最终测定老龙潭瀑布落差40余米。”

八年时间,韩世泳始终以编修一部良志为已任,精心设置编章结构,比首轮编修的《新浦区志》增加了《经济总情》《资源》《餐饮服务》《水利》《艺文》等编,共设39编,计290余万字,以突出新的区情特色和改革开放的时代特色。这里还有个插曲,到了2014年,《新浦区新志》即将付印时,我市再次进行行政区划调整,撤销新浦区、海州区,组建新的海州区。同年78日,新的海州区揭牌。面对这一情况,韩世泳他们没有急着将《新浦区新志》付印了事,而是“没事找事干”,立即抓紧时间,将“大事记”截止时间由201312月底延伸至201478日,并将20061月至201475日新浦区党政领导人更迭情况列表载入“附录”。于是便有了“大事记”中的最后一句:“新的海州区揭牌。原新浦区完成历史使命。”20181月,在江苏省地方志优秀成果评比中,《连云港市新浦区新志》荣获地方志书“篇目设计类”和“内容记述类”两个单项优秀奖,受到省政府办公厅通报表扬。

甘坐冷板凳,潜心为传承

“虽不能尽善尽美,但要尽心尽力”

在韩世泳看来,全区二轮修志工作得以顺利进行,是“集体”的功劳。“区地方志办公室虽非正式机构,区志办主任、副主任(均为兼职)换了几任,但大家对区志办工作关心、支持力度没有变。”他感慨道:区志编修中遇到具体困难,均能及时得到解决;区志办的编修人员虽都是应聘退休人员,但大家都以编修良志为己任,认真做好各个环节的具体工作。

当然,在此间,韩世泳更是率先垂范,经常一坐就是大半天,一熬就是大半夜。有时为完成任务,连双休日、节假日都是在办公室度过。他话语不多,却体现出了修志人不畏艰苦、不辞辛苦的高境界。值得一提的是,在潜心修志之余,韩世泳还致力于地方历史文化资料的收集和研究工作。于20049月出版《海州方言》一书。于2005年新浦区成立50周年之际,出版《新浦史话》一书。此后他还编纂了一本《连云港方志志》(在省内也是第一部“方志志”)。先后出版了《海州琐记》《海州地名考略》,主编了《海州名人》等。“我就是将此前广泛征集来的资料,进行专题分拣,编辑整理成书,目的是将资料充分利用起来,实现最大化。”韩世泳如此说道。

翻阅这些书籍,每个读者都会从中感悟到——每一本志书都体现了韩世泳退而不休的奉献精神。他的这种精神具体体现在:作为修志人,他始终坚持精益求精,保持高度的责任感、使命感、光荣感。他多年伏案爬格、潜心而作。每当想躺倒休息的时侯,由于责任感的驱使,每每都咬紧牙关。没有任何的抱怨、消极和懈怠,而是把主编当作一种不可推卸的责任担在肩头,全身心地投入工作中。最重要的是,他始终耐得住辛苦、艰苦、清苦。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各行各业莫不如是,而在社会大环境中,每个单位和每个岗位存在的价值和意义不同,但都是不可或缺的。比如党史和地方志等部门,虽然并不直接服务于群众,并没有直接为社会创造产值,但是,其编辑、研究、记录的作用却不可替代。“不论在何单位、何岗位,都应该谨记岗位职责,养成甘坐‘冷板凳’的良好心态,多把心思用在工作上,少一些怨天尤人,多一些主动作为,才能找到自己的定位和价值。”韩世泳说道。

多年来,市史志工作之所以能够取得不俗的成绩,就是因为有一批像韩世泳这般辛勤耕耘,善作善成的“老黄牛”,他们淡泊名利、默默奉献、不言苦、不怕累,潜心编史修志、笃志文化传承,才把“冷板凳”坐得热热乎乎,把“苦差事”干得红红火火。“退而不休”成为韩世泳的真实写照。有人问他:“您已经退休了,还这么为公家事忙碌,是为了什么?”他说:“退休后有点事做做,比闲着好。整理资料是我的爱好,能把身边的历史资料收集起来,整理好,留下来,传下去就高兴。不管干什么事,虽不能尽善尽美,但只要尽心尽力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