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方志论坛
试述志书组织材料 的结构形式
发布时间:2011-12-20 09:04 访问112

                                                                           试述志书组织材料 的结构形式
     
                                                                                        张定国  王君敏 

 

我市新一轮续修志书的时间断限为1984~2005年,这期间,我国实行的改革开放政策不断走向深入,给经济、政治、文化等社会事业诸方面带来了日新月异的变化。这些变化在不同的地方都被打上了鲜活而生动的个性印记。一部好的志书不能只是对这些鲜活而生动的个性变化内容的简单堆砌,而应当按照一定的结构形式去组织材料,做到内容与形式的完美统一。

笔者以为,续修志书大致可采用以下几种结构形式来组织材料。

 

结构形式之一:纵线+横面

从续修志书的整体方面来说,组织材料的最大特点就是采用“纵线+横面”的结构形式。作“纵线”记述,体现着志书的历史的纵深性;作“横面”记述,体现着志书的现实的广博性。续修志书,先确定事物发展史这条“纵线”上的“起点”、“转折点”、“终点”等变化点,对于对出现这些变化点时社会各项事业的“横断面”上的材料的记述是很重要的。

如编修《连云港经济技术开发区志》,在收集开发区管辖区域范围方面资料之前,先明确开发区1984~2005年间管辖范围的变化点,对于资料收集及志稿撰写都将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这些标志着开发区管辖区域范围的阶段性的变化点主要有:

 

1、1984年12月19日,连云港经济技术开发区设立(规划面积3平方公里)。

2、1985年10月,原云台区中云乡管辖的范庄的第6、9生产队划归连云港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

3、1990年3月,原云台区中云乡管辖的范庄、山后和焦庄3村划归连云港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

4、1992年10月,云台区的中云乡(10个村)和云台区猴嘴镇的新光村划归连云港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

5、1995年3月,宋跳工业区划归连云港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

6、2001年11月,朝阳镇交由连云港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

7、2005年4月,猴嘴街道办事处交由连云港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同时重新明确中云街道办事处交由连云港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

 

以上这些事件就是连云港经济技术开发区区域发展史这条“纵线”上主要的变化点。每出现一个这样的变化点,开发区的人口、土地、教育、经济、规划、基础建设等各个方面都将发生相应的变化,而这些方面实际上就是出现这些变化点时社会各项事业的一个“横断面”的情况。

一本志书,由于时间跨度大,收入的资料涉及社会发展的方方面面。面对纷繁复杂的资料,首先找出社会每一个行业系统发展史这条纵线上的变化点,再收集出现这些变化点时的社会各项事业“横断面”上的材料,才能使志书记述的内容重点突出、有代表性。编修志书时有所谓“纵不断线,横不缺项(要项)”的要求,这实际上也从侧面表明了志书成书采用的最主要的结构形式就是“纵线+横面”。

 

结构形式之二:概括+具体

这里的“概括”是指将事物的共同特点归结在一起来写的概括内容,“具体”是指对事物的个性特点进行细化介绍的内容。

“概括+具体”的结构(即总分结构)形式在志书中运用得也很普遍,比如志书卷前的综述(概述)以及设置的篇、章、节下面的概述就是概括来写,而紧接着篇、章、节下面的内容就是对概述内容展开来记述,比较具体。当然,在节下的目中也有运用“概括+具体”的这种结构形式去组织材料的。

这里,以《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志》在组织材料方面所采用的结构形式情况为例作一简要说明:

 

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志卷前的《综述》,对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在1984~2000年间社会事业的各个方面的发展情况作了概括的记述,相对于《综述》部分,志书接下来的篇、章、节、目中所记述的内容即是对“综述”内容的具体化。这是志书从整体上来说在组织材料时采用的“概括+具体”的结构形式。

再来看《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志》中的“第五篇招商引资”在组织材料时所采用的结构形式。在“第五篇招商引资”下先对招商引资情况进行了概括地记述,接下来分“招商组织”、“招商政策”、“招商活动”、“项目服务”、“产业园区”、“引资成果”等六章对招商引资情况进行具体记述。其中“第五章产业园区”中的“第一节微电子工业区”、“第二节逸仙科学工业园”、“第三节化学工业区”、“第四节保泰工业园”、“第五节区内园区”中都首先设“概况”一目,对产业园区的情况进行概括记述,接下来再从不同的方面对产业园区进行了具体记述。在“第一节微电子工业区”下的“二、组织机构”一目中,又先对微电子工业区的组织机构进行了概括地记述,接下来又分别设“(一)微电子工业区管理局”和“(二)微电子工业区总公司”两个子目,对组织机构情况进行了具体的记述。

 

“概括+具体”的这种组织材料的结构形式的运用,对选入志书的材料既有从宏观上进行的提纲挈领式的把握,又有从微观上进行的具体的关照,避免了内容的空洞、干瘪。

 

结构形式之三:共性+个性

《地方志工作条例》对“地方志书”这一概念作出了明确的表述:地方志书,是指全面系统记述本行政区域自然、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方面历史与现状的资料性文献。由此看来,一个区域的地方志书无不打上深深的地方印记,具有很强的特殊性,即“个性”。但是,一个地方的志书在成为众多志书中的“这一个”的同时,又与其它志书有着诸多的共性,即社会性。认识到并处理好志书中“个性”与“共性”的关系,对于使志书既能反映社会、又能彰显社会之一区域的个性大有裨益。

在志书中,志书的社会性主要是通过一些共性事件体现的。新一轮修志的时限断限为1984~2005年,在这期间,我国的改革开放不断走向深入,发生的一些影响全国的共性事件,无不对一个地方社会事业的各个方面产生影响。此处略举共性事件如下:志书的社会性主要是通过一些共性事件体现的。

 

十四个沿海城市的开放(1984年)、“撤社建乡”(1984年)、中共中央颁布《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1984年)、中共中央《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1985年)、中共中央颁布《关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指导方针的决议》(1986年)、“六四风波”(1989年)、“希望工程”(1989年)、邓小平“南方谈话”的发表(1992年)、股份制企业的试点(1992年)、《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的印发(1993年)、《国家公务员暂行条例》的颁布(1993年)、“分税制”的施行(1994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的颁布(1994年)、“科教兴国”战略的提出(1995年)、《全民健身计划纲要》的颁布(1995年)、“可持续发展战略”的提出(1996年)、“依法治国”方略的提出(1997年)、全国行政机构改革(1998年)、“再就业工程”的启动(1998年)、“三讲”教育(1998年)、“法轮功”事件(1999年)、“以德治国”方略的提出(2001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2001年)、“抗击‘非典’”(2003年)、“科学发展观”的提出(2003年)、“人才强国”战略的提出(2003年)、中共中央下发《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促进农民增加收入若干政策的意见》(2004年)、“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2005年)。

 

一个地方的志书,可以说主要是由“个性”化的事件按照一定的结构构筑而成的。但是为了凸现志书中的“个性”,必须关注“共性”,即“社会性”。一个地方发生的个性事件,大都是在共性事件的影响下出现的,可以说,是共性事件的个性化的体现。

我们来看下面的一段有关记述连云港经济技术开发区招商引资的文字:

 

2003年3月以来,在全国部分地区发生了非典型肺炎疫情,国家商务部于2003年6月16日印发了《做好当前吸收外商投资工作的指导意见》(商资发〔2003〕146号)。(注:以上录入的是共性事件,主要体现了社会性)在这样的形势下,连云港经济技术开发区调整了招商策略,主攻日韩和欧美,巩固台港,搞好台港企业二次招商。拓展了面向日本、韩国和欧美地区的招商渠道。调整了招商方式,采取电话招商、网上招商、委托招商、以商引商等方式。(注:以上录入的是共性事件影响下出现的个性事件,主要体现了区域个性)

 

这样的结构安排,兼顾到了共性事件与个性事件,并且略写了共性的事件,详写了个性事件,不但能让人了解一个区域在某一时期出现的个性事件——知其然,而且,也能了解一个区域在这个时期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个性事件——知其所以然。这样记述出的个性事件不唐突,体现的区域个性完整而丰满。

 

结构形式之四:静态+动态

这里,“静态”指事物本身所具有的特点、性质、意义等静态内容。事物所包含的静态内容,大都不会随着时间的改变而发生改变、具有较强的稳定性,“动态”指事物在内因或外因作用下发生的变化等动态内容。如文化遗存的发掘、文化景点的开发、产品的创新、事件的发展、事物的变迁等等都是动态的内容,这种内容的录入能够鲜明地展示事物动态发展的过程,并且在一定程度上体现志书的“资治”与“教化”作用。

我们来看下面这一段记述连云港经济技术开发区藤花落遗址(2006年6月,藤花落遗址被确定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文字:

 

1988年3月20日,连云港经济技术开发区南经七路施工建高压电塔挖塔基时发现两个灰坑,出有石斧、石锛、箭镞等原始物品,尤其是有件鸟头状灰陶鼎足,鸟头造型双目一睁一闭,栩栩如生。原中云乡文化站站长王继澄怀疑此物与以鸟为图腾的东夷少昊部落有关,遂立即通知了市文管会。

藤花落遗址大规模发掘的序幕由此拉开。

1996年6月14~25日,由南京博物院、连云港市博物馆和连云港经济技术开发区中云乡文化站组成联合考古工作队对藤花落遗址进行了试发掘,初步确定该遗址为江苏省内涵最丰富的距今约4000多年前的龙山文化遗址,同时还发现了岳石文化遗迹。此次考古发掘中,连云港市委、市政府有关领导多次召开会议研究发掘保护事宜,并亲临现场慰问考古工作队人员,连云港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给予1万元现金支持,中云乡群众开来了运土机,带来了铁锨、扁担,挖土、运土,挑来了河水,并每天在水中帮助手洗陶物几千片。

1998年1月,由南京博物院、连云港市博物馆、市文管办和连云港经济技术开发区中云文化站等单位组建的藤花落考古队对藤花落遗址进行正式的大规模的发掘和钻探。首次发现了龙山文化时期的古稻田遗迹。

1999年11月~2004年5月,经过考古队多次对藤花落遗址进行大面积的发掘,最终揭示藤花落遗址具有内外城结构的聚落遗址(下图为考古发掘现场一角)。(注:以上录入的有关藤花落遗址的考古发掘的材料为动态内容)

藤花落遗址位于连云港经济技术开发区中云乡西诸朝村南部,处于南云台山和北云台山之间的谷地冲积平原上,海拔高度为6~7米。遗址面积15万平方米,其外城平面呈圆角长方形,由城墙、城壕、城门等组成,城周1520米,面积约141375平方米。内城平面近圆角方形,位于外城内的南部,由城垣、城外道路、城门、哨所组成,城周806米,面积40560平方米。内城内发现35座房址,有长方形单间房、双间房、排房、回字形房和圆形房等多种形式。其中有一座“回”字形大房址,外间面积达110平方米,内间面积31平方米,被认为是一座与宗教、祭祀或其他大型集会等活动有关的建筑设施。藤花落遗址中还发现夯土台基、奠基坑、灰坑、灰沟、道路、水沟、水稻田、石埠头等遗迹200多处,出土石器、陶器、玉器、炭化稻米、木桩以及各类动植物标本2000余件。藤花落遗址是全国迄今发现的首例内外双重城墙结构的史前城址,是江苏省发现的第一座龙山文化时期城址,也是全国发现的50余座龙山文化城址中保存最完好的、最适宜作聚落形态考古的大遗址,对研究国家的形成、城市文明的起源等方面具有重要的研究价值。藤花落遗址荣膺“2000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2001年,藤花落遗址考古发掘项目在国家文物局召开的“田野考古评审会”上,获得了唯一的一个二等奖(一等奖空缺),(注:以上录入的有关藤花落遗址的方位、大小、构成、出土文物、性质、意义等材料为静态内容)

 

这样,在记述重点文化遗存存在的形式、蕴含的内容以及所具有的价值等静态内容的基础上,还把历年来政府与民间对这一遗存所进行的发掘与开发的动态内容也记述下来,以此展现政府与民间对待文化传承所持的态度。

总之,在一本志书所采用的诸多组织材料的结构形式中,可以说,“纵线+横面”的结构形式类似一棵树的主干,其它组织材料的结构形式则类似于从主干上生发出来的枝节。有了这些不同的组织材料的结构形式的运用,一本即使包含了浩如烟海的材料的志书也能显得层次分明、脉络清晰。

 参考文献:

1、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志》中华书局2004年12月第1版

2、齐鹏飞、杨凤城主编《当代中国编年史(1949.10~2004.10)》人民出版社2007年2月第1版

3、《连云港市博物馆考古大事记(1956~2005)》《连云港史谭》2006年第2期

4、国家文物局主编《2000中国重要考古发现》文物出版社2001年10月第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