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讲话

您当前位置:首页 >> 领导讲话
特色鲜明的佳作良志——读《灌云县志(1984-2005)》有感
发布时间:2019-06-25 09:23 访问74

王志迁

 

    收到银光闪闪的鸿篇巨制——《灌云县志(1984-2005)》。见书心喜,喜悦之情胜于获宝。

    志者,笼天下于形内,撰万物于笔端,一方之全史也。《灌云县志(1984-2005)》在这方面做得很好,体例完备,资料详瞻,装帧精美,堪称精品佳作。正是由于灌云县地方志办公室的修志工作者,十年如一日,甘坐冷板凳,同甘共苦,“白加黑”“五加二”地勤奋工作,将新方志编纂水平提升到新的高度。以张再楼主任为代表的修志同仁,不耻下问,虚心好学,精益求精。他们的忘我精神,令人动容,令人尊敬。

    打开志书,映入眼帘的是《灌云县志(1984-2005)》精选的靓丽照片,一幅幅跨页航拍照片——“县城全貌、国家AAAA级大伊山旅游景区、燕尾港港口、国家AAA级潮河湾旅游景区”等,气势磅礴,令人荡气回肠,给读者以无限遐想,能收到“了然于目,豁然于胸”的阅读效果。

    通读《灌云县志(1984-2005)》,发现该志从篇目调协到资料内容及内文图片编排,特色鲜明,可圈可点,尤其是在以下几个方面值得称道:

    一是“续修”“创新”并举。众所周知,续志如果续得失当,就会类似于增修或重修。灌云县地方志办公室同仁,充分注意到续志与重修、增修志书的差异,在不脱离前志模式的基础上,作出适当调整,篇、章、节、目的升、降、增、删有理有节,尺度把握恰到好处,且有所创新。认为“续志”“仅是时间上延续,而非内容上的完全对接”,续志的上限不用一刀切在前志下限的机械做法,以适度的复载和追溯的办法,以体现事物的完整性。对前志的重要篇章,如建置区划、自然环境等基本县情,都作适当复载;对各类事物源头,在记述实体时作简略追溯。这是非常必要的,因为读续志的人,不一定能看到前志,不复载、不适当追溯,就不能看清灌云县的全貌。在横分门类上,把握住续志的延续性和创新性的关系,对篇章节目的增、删、升降得当,不存在乱增、乱升的现象。前志设置30篇,为中小篇结合体。续志以原名保留11篇,扩充了4篇。20多年来,时代进步了,县情发生巨大变化,原来无足轻重的小事物,变成影响全县政治经济和人民生活的大事物。因此,续志新增4篇具有时代特点的内容,及在前志编写时事物不显而未及记述的内容。分别是“经济综述”“开放型经济”“旅游”“精神文明建设”,这样做使县志更加全面完整地反映20多年来的新变化,彰显时代新特色。在结构上无论是分、合、升、降,还是增、删,都是根据县情变化而定,以突出灌云地方特色和个性。

    二是“深度”“广度”并重。志书是百科全书,要全方位记述一县之地情。其记述深度和广度显得同样重要,他们是一对孪生兄弟,也是一对矛盾。没有广度,深度就无从谈起;只有广度没有深度,尤如一杯白开水,没有什么味道,志书的价值就会大打折扣,算不上精品力作。《灌云县志(1984-2005)》在深度和广度上下足了功夫。修前志时,方志界还有“详今略古”“三宜三不宜”等思想束缚。政治上心有余悸,不敢涉及重大政治历史问题,甚至刻意回避。而《灌云县志(1984-2005)》对成绩和失误的记述就恰如其分,既不夸大成绩,也不隐讳失误和错误。符合实事求是精神。《灌云县志(1984-2005)》还在拓宽记述空间和范围上动脑筋。在志书通常运用的述、记、志、传、图、表、录七种体裁外,增加“选介”等体裁,以增强资料,强化深刻性,起到佐证、深化记述内容之作用,是为县增色的地方。

    三是“交叉”“雕琢”并存。交叉问题,是志书广泛涉及的难题。交叉记述事物,是章节保持相对独立性和完整性的需要。如果处理不好,就会造成章、节、目间的雷同或重复,这是编者的失误,是可以避免的,当然也是不允许存在的。《灌云县志(1984-2005)》在这方面就处理得非常好。能够根据事物多样性的某一特性,即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在记述时各有侧重,做到详略有别,有的地方作合理交叉,避免重复。开山岛等在一些章节中多次出现,但在阅读时并没有有重复感,充分体现其交叉的合理性,可见编者在处理交叉问题上所做功课之深。《灌云县志(1984-2005)》对重大的复杂的事物,采取大集中、小分散的方法记述。如对经济体制改革采取集中记述,而对财税、金融、计划、价值等调控体制改革,教育、卫生等社会事业改革,则在相关篇章中加以记述。这种多角度、多层次记述格局,既能加深读者对事物的印象,又不觉得重复。《灌云县志(1984-2005)》对事物的记述,都经过反复推敲,精雕细琢,记事清晰,文字简洁流畅,朴实无华。不见套话、大话、空话。这是一轮修志时根本无法达到的境界,可能成为二轮修志的特点之一。

    《灌云县志(1984-2005)》的优点、特点很多,值得称道,由于笔者水平有限,翻阅粗糙,志书特点的记述难免挂一漏万。不过作为一部县志,达230万字之多,部头似乎大了些,如果加以时日作进一步推敲,还是有一定的压缩空间。所述不当之处,敬请批评指正!

 

(作者系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特约研究员,中国出版协会年鉴工作委员会(年鉴研究会)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共响水县委党史工作办公室主任、响水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响水县志(1988-2008)》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