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史论丛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论丛
郇华民与他创建的“沭海中学”
发布时间:2019-07-29 12:10 访问194

 王晓华

 

郇华民,东海县房山镇人,连云港地区高等教育特别是师范教育的重要奠基人和开拓者。郇华民一生从事教育教学工作,先后参与创办创建多所不同层级的大中小院校。其中,始建于抗战时期的沭海中学,就是郇华民亲手创建的一所在滨海地区颇具影响的抗日学校,为我市早期的革命教育事业培养了大量人才,做出了重大贡献。

19416月,山东省鲁南区党委在临沂县多福庄召开扩大会议。会议研究决定,鉴于沂河沿岸已严重伪化的实际情况,为便于开展工作,鲁南区党委将缩小辖区,化整为零,以更灵活多变的斗争形式与敌作战,把原来的三地委沂河以东地区划出,成立鲁南区第四地委。8月,第四地委正式成立。辖临沭、海陵、郯城、赣榆4个县。

第四地委建立不久,根据中共山东分局大量培养抗日干部的要求,第四地委决定在所辖区域内成立一所新的抗日中学,以改变抗战时期革命干部奇缺、迫切需要培养干部人才的现状。

1941年夏秋之际,第四地委委托海陵县县委书记段林帮助寻找一位办学经验丰富、有行政能力的教育专家来滨海创建一所中学。恰好,在沭阳县任沭宿海中学校长的郇华民,因日军大规模“扫荡”沭阳一带,学校被迫解散,暂时赋闲。段林与郇华民是多年的老战友,曾长期在一起开展革命工作,段林对他的情况非常了解。第四地委有这个提议,段林马上就想到郇华民是位非常合适的人选。

在段林和海陵县参议长成受山的盛情邀请下,一贯热衷教育事业的郇华民慷慨受命,从陇海铁路南的沭阳来到山东鲁南,开始了新中学的筹建工作。

这年深秋的一天,郇华民由段林陪同来到第四地委机关。行署主任刘白涛和地委宣传部长穆林亲自接见了郇华民。刘白涛就第四地委准备筹建新中学的事宜向郇华民作了详细说明。刘白涛特别强调:“创办这所抗日中学,我们地委和行署决心很大,准备拿出建设一个武装团的力量,来创建这所中学。华民同志,这事就交给你办了。要人给人,你看中谁就调谁;要钱给钱,要粮给粮,你郇华民写个条子就行......

1941年冬,第四地委在临沭县店头村召开小学教育座谈会,到会200多人,除就进一步办好小学教育等事项作出安排外,对如何创办抗日中学也展开了讨论。会议决定,行署主任刘白涛任抗日中学筹备主任,靳耀南和郇华民具体负责筹建抗日中学的工作。之后不久,第四地委又在西朱范村王得胜大宅院里召开了一次由地方士绅名流参加的座谈会,进一步商谈新中学创办一事,并借此扩大创建中学的影响。同时,要求与会人士积极推荐教师,保荐学生。

靳耀南和郇华民接受任务后,两人不遗余力地投入到新中学的筹备工作中。一起规划学校的办校方针、构思教学方案。他们利用各自的社会关系和地位,不辞辛苦,不畏艰险地奔波在苏北鲁南的大地上,从根据地到边沿区甚至敌占区,四处聘请教师,招收学员。第四地委与其他四县的领导也为创办这所学校提供了许多支持和帮助,为创建学校创造了有力条件。

在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学校的筹建工作就有了一定的雏形。各地的进步青年有100多名来校报名。经过行署批准,一大批有声望有水平,又热衷于教育事业的教师也来校任教。有总务主任何谈斋、数学教员战冶山、物理教员李涤元、语文教员马峭、政治教员蒋奇,以及杨竹铭、江褚等人。

19422月,经过数月的精心筹备,在山东教育史上具有一定影响的这所学校终于在西朱范村正式开学。学校名称为“沭海中学”,朱明远任校长、郇华民任副校长、靳耀南任教导主任。

沭海中学下设三个班,一个师范班,两个中学班。文化基础较突出的学员编入师范班,成绩稍好一些的在中学一班,其他学员编入中学二班。中学二班又叫中学预备班,他们实际上学的是小学课程。三个班,每班大约都在4050人。学生总数大约160人左右,教职工加警卫班30余人,全校总人数近200人。学生来源大部分是招考进来的,也有一小部分是从各工作岗位调来的青年干部。郇华民的儿子郇忠,侄女郇钧、郇晓峰,外甥女刘菊生,也随郇华民一起来到沭海中学。

办学初始,郇华民就提出,这所中学是一所战时学校,要以延安“抗大”为榜样,“团结、紧张、严肃、活泼”也应该作为这所学校的校风校训加以提倡。学校的一切方面要体现出为抗日战争服务的思想方针,办学方式要半军事化,从组织形式到课程设置,都要有军事科目,教学方法要多样化,可走社会配合中心教学工作的路子。学校教职学员也可以成为工作队,适时参加必要的战时工作。也可以走向场院、田头向群众演讲、演戏,成为宣传队。总之,要把学生培养成方向正确、意志坚定、有知识、有才艺的抗日革命人才。

课程设置上,与郇华民在沭宿海中学任校长时基本相同,沭海中学只是相应增加了政治课和军事课的比重,这也是与当时所处战时环境有关。教材大多是油印讲义,自编自讲。内容有《社会发展史》《新民主主义论》《大众哲学》《政治经济学》《论持久战》等。

学校实行供给制,与党、政、军机关工作人员待遇一样,免费供吃住。这是按照抗战时期组织上的规定,入学即为参加革命工作而给予的政治待遇。虽然是在抗日根据地,但生活条件仍然很艰苦。主粮大多是小米山芋干饭、高粱米饭、玉米窝头等;菜多数是豆腐、豆芽。最艰苦的时期,甚至吃糁子煎饼卷糊盐。敌人“扫荡”时,一天能吃一餐就很不容易了。

战时教学,有极大的危险性,遇有敌情,学校就要随时转移,流动性非常大。每到一个新地方,没有固定校舍,上课教学就成了大问题。为此,郇华民创造了一种“课桌凳”上课的教学模式。就是一个马扎,一块木板,遇到险情时,马扎与木板一捆,往身上一背即可转移。转移一处,环境稍微安定,小黑板往树上一挂,学生们就在树林里上课,既安全又方便。沭海中学发明创造的这种“课桌凳”教学模式,因其简便易行,轻盈实惠,很快就在周边其他抗日根据地的中小学传遍开来,被广泛模仿应用,很受师生们的欢迎。

学校的学习和生活条件虽然艰苦,但全校师生员工的精神饱满,心情舒畅,到处充满着乐观向上、斗志昂扬的激情氛围。学生到哪里,哪里就有《沭海中学校歌》嘹亮的歌声:   

大海边,敌后方,

战斗的歌声到处在高唱。

镰刀闪亮,展示着崇高的理想,

铁锤铿锵,奏响着胜利的乐章。

同学们,

困难的环境,等待我们去克服,

革命的重担,需要我们去担当。

我们为抗日而学习,

我们为胜利而扛枪。

前进,前进,前进!

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建立新中国——

是我们前进的方向!

……

沭海中学除战时转移外,大多时间就在王得胜家的大宅院里上课。中共山东分局、八路军一一五师、省战工会入驻西朱范村后,机关就在沭海中学边上。这样,郇华民与山东分局领导、师部首长接触的机会就很多。只要有机会,郇华民就会请来分局、师部和途经此地的首长到学校给师生们作报告。时任115师政治部主任肖华,新中国成立后担任北京市市长、农牧渔业部部长林乎加都曾到沭海中学作过报告。

郇华民在沭海中学任职期间,也了却了他的另一桩埋藏多年的心事。

郇华民早在1928年就加入中国共产党,任中共郇圩支部宣传委员。1930529日,在上海参加纪念“五卅”运动游行示威被捕,被判2个月监禁。出狱后,仍在上海从事党的地下工作。1930年秋回郇圩小学任教,与党组织失去联系。这成为他至为悔恨的一件事。这些年,他一直不断地努力工作来弥补这一遗憾,希望自己能够重新走进党的怀抱。

靳耀南得知这一情况后,先后向地委组织部长孙汉卿、地委副书记王永福和行署主任刘白涛汇报了这件事,希望能满足郇华民的这一心愿。地委领导认真听取了靳耀南的汇报后,高度重视。经过组织上的多方慎重调查,给郇华民得出了结论,并同意了他重新入党的申请。

1942330日下午,沭海中学党支部隆重召开了讨论郇华民重新入党的支部大会。会议由支部书记靳耀南主持。海陵县的钱仲宜和梁金亭作为郇华民重新入党的介绍人,在会上汇报了郇华民的全面情况。在之后的表决中,与会人员全票通过郇华民重新入党的申请要求。这样,郇华民重新回到党的怀抱。关于郇华民重新入党的激动心情,我市著名作家、东海籍人氏沈涛所写的《春风化雨——郇华民传》一书中有这样的描述:

“支部大会后,天色已近黄昏,华民心中依然不能平静,一个人离开学校,来到村外大沙河边。他仰望着天上绚丽晚霞,脚踩着柔软的晶黄细砂,高举着双手,心中在呼喊:‘党啊,我终于又回到你的怀抱里了——我要为你献出我的一切,直到我生命的最后……’他穿着鞋徜徉在清澈的河水,很久很久,感到透骨的爽快和无比的舒畅……”

1942年春,中共山东分局根据形势发展的需要,对鲁南抗日根据地进行行政区划变更,将第四地委与第五地委(也称滨海地委)合并,成立新的滨海地委。4月,滨海地委经过讨论酝酿,决定将沭海中学与滨海中学两所抗日中学合并为一所学校,并由靳耀南代表沭海中学赴莒南,与滨海中学领导商讨合并事宜。54日,两校师生在临沭县蛟龙湾村举行联欢晚会。此后,两校负责人又在段家山子召集校务会议,再次具体研究了两校合并的问题。

19427月,沭海中学与滨海中学两校在莒南县湖子村合并,校名沿用“滨海中学”,原沭海中学为第一部,滨海中学为第二部。郇华民任副校长(校长由各县联合办事处副主任崔介兼任)。两校合并不久,即分为中学部和师范部,中学部驻湖子村,师范部驻玉山村。这是滨海中学大发展的时期。

8月,沭海中学、滨海中学顺利完成合并工作,学员人数达300多人,教职员工40人左右。课程设置还是以文化、政治、军事三科并重。只是政治课作了一些相应改革,更加贴近抗战实际。毛泽东和党中央的新著作、新文件,以及《大众日报》《新华日报》有关重要的社论、言论,甚至鲁迅的力作都作为重要课程讲授。这些变化,增强了学生们对现实形势分析的政治洞察力,适应了抗战时期新形势下的新要求。

194210月下旬,日军对鲁南、滨海抗日根据地发动更大规模、更加疯狂的大“扫荡”。地委指示滨海中学立即动员疏散,分散教学,待反“扫荡”胜利之后再集中教学。原由郇华民带来的学生撤退到海陵县。这批师生回来后不久,即建立了一个滨海中学海陵分校,活动于双店镇(现隶属东海县管辖)的张昌、杨昌一带。教师有杨竹铭等几位。1943年初,八路军一一五师教导二旅发起攻打郯城县城的战役,海陵县政府组织支前工作,郇华民带领海陵县北部几所学校的120多名大龄男生和男教师,冒死向前线运送弹药、给养。仅运送粮食一项,几天就运送了一万多斤。郯城战役胜利后,又向城外搬运缴获的物资,受到了县委、县政府的高度表扬。

1943年,敌伪的“扫荡”越来越频繁,也更加残酷,恢复滨海中学的教学工作,短期内很难实现。为此,滨海地委决定,滨海中学暂时解散,各地根据现实需要,有条件的继续就地办学,无条件的就地解散,师生参加其他工作。

翌年冬,随着形势好转,该校中学部恢复,刘导生接任校长兼党支部书记。经过调整,滨海中学规模有所扩大。除原有的两个师范队、两个中学队外,又增设行政干部队、群众工作队、战宣队、青年队、工矿队、会计队和电话队等,共654人。19458月,滨海区党委将滨海中学改为滨海建国学院。

194510月初,滨南地委再次调时任海陵县政府文教科长的郇华民创建滨南中学,校部在郯城县码头镇,郇华民任副校长(校长由滨南地委宣传部长杨维屏兼任),主持学校日常工作。1946年秋以后,蒋介石发动内战,国民党军队步步向苏北解放区进逼。滨南中学被迫往郯城东北方向的西朱范村迁移。

1947年秋,滨海建国学院又改为滨海公学,大部迁入日照县。之后不久,恢复使用“滨海中学”的名称。将4个中学班并入由滨南中学和滨中中学合并另行成立的滨海中学。后由于战事频繁,滨海中学又暂时停办。

滨南中学并入滨海中学后,郇华民调任滨海行署文教处任干教科长。19482月,在中共滨南工委书记刘白涛的带领下,向北转移。郇华民进入中共华东局在邑都创办的华东建设大学学习。

1948年夏,滨海地委决定在莒南县坊前恢复滨海中学。郇华民再次接受新的任务,第三次创建滨海中学,并担任校长一职,教导主任卢兼三。新的滨海中学设中学部与师范部。不久,因战事紧张,滨海中学转移至西朱范村办学。这次,郇华民在滨海中学任校长仅短短三个多月。

11月初,当东北工业重镇沈阳获得解放的消息传到西朱范村王家大院里的滨海中学时,全校师生欢呼雀跃,击掌相庆。郇华民随即召开全校师生祝捷大会,举行了一个隆重的联欢活动,以此来庆祝这一伟大胜利。

第二天,郇华民就接到上级通知,要求他赶到临沂,与时任鲁中南区党委副书记兼鲁中南军区副政治委员谷牧会合。118日,郇华民与谷牧一同到达新浦,再一次肩负起创建新的海州师范的历史重任。

(作者单位:东海县商务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