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史论丛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论丛
连云港解放二三事
发布时间:2019-07-29 12:07 访问150
 许燕鎏
 
         今年11月7日,是连云港地区解放七十周年纪念日。一个地区解放了,政权更迭,就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阶段。纪念这个日子,很有意义。初解放时,发生了几件事,还存在自己的脑海中,现回忆记述于后。

        解放前夜的学习小组
    1948年下半年,我才十三周岁,正在板浦中学读初中三年级,数学老师许燕海,是教平面几何。第一堂课他不讲新课,而是讲为什么要学数学,如何学好平面几何。他讲了家长的期望,社会的需要,今后工作的应用,又讲了许多具体的学习方法。大家听得入神,感到亲切,也很信服。许老师讲的学习方法,其中有一条,就是自愿结合组织学习小组,进行预习、复习,相互帮助。按照老师的要求,我们班级里的朱林森、江恒涞、黄克和、方仲和我五个同学,就自愿结合,成立了一个学习小组。当时朱林森家住在板浦东大街马巷,家里人都在新浦,只他一人在家。于是我们商定,每天晚上到朱林森家学习,并住在他家中。大家学习很认真,学习活动很正常,也有收获,各家家长也非常支持。11月5日晚,大家按时又来学习,不知怎么的,这天晚上学习之后,越出常规竟打起麻将,然后又皮闹一翻,一直闹了大半夜才匆匆入睡。第二天一早起身,各自回家,我穿过东大街,来到大马路,感到市面与平时不一样,只见满街人头攒动,人群混杂,有的携儿带女向北走去。又听说学校已经停课,我慌忙来到西大街,穿过栅栏巷,回到南后街(现已成为小学后院)家中,才知国民党军队已经撤走,人民解放军将要进城,板浦就要解放了。
    以后从史料上才得知,在5日晚,6日凌晨,国民党徐州剿总司令刘峙电令新浦第九绥靖区司令李延年立即弃城西撤,李延年在深夜召开紧急会议,布置撤退,所以才造成6日市面上乱哄哄的一幕。
    参加数学小组的同学,后来碰到一起,谈到此事,总是捧腹大笑。当夜为何在朱林森家翻腾大闹,而在社会上又同时发生大变动,我们几个人都说不清楚,这可能就是偶然的巧合吧!

    部分师生途中折回的巧遇。
    在国民党部队沿陇海铁路向西逃窜时,学校以要搬迁的名义,欺骗老师带着一部分年纪较大同学跟着部队逃跑。据沿途回来的同学讲,开始还能以整齐的队形向前行进,后来沿途人员杂乱,甚至拥挤不堪,整齐的队伍就被冲散了,形成一个老师带领几位同学,或者几位大同学聚在一起向前行进。队伍沿着陇海铁路,走到沂河大铁桥,道路更加狭窄,有些人竟被挤掉河中,国民党军队一度为了抢先行进,甚至动用机枪,从西桥头向东扫射,群众无所适从,有的胆大会水的淌水而过。好不容易挤过沂河大桥,更是混乱不堪,食宿无人问津。一位李姓老师带着几位同学饿着肚子向前走,正当饥饿难忍,困难多多之时,碰上了解放军接待站的一位同志,把他们带去吃顿饱饭,并对他们讲了当时的形势,教育一番。有一个观点,我现在还能记得,解放军的同志讲的大意是:你们学校师生,都会相信“正统”,要跟着正统,维护正统,这是不对的,现在这个叛变革命、反人民的蒋介石腐败政府,已经不是正统了,我们要彻底推翻它,打倒它,不能再跟着他们跑了,快点回校上课吧。然后,这位同志写个路条,说回去的路上有困难,凭这个条子找接待站,他们会帮助解决食宿问题的。果然,一路顺利,安然地回校上课了。回来的老师和同学们异口同声地说,真是“回头是岸”,万分感谢解放军的接待安排。

    一场篮球友谊赛
    解放不几天,学校还未正式复课,板浦区政府(当时设区)传来消息,解放军要找板浦中学同学打一场篮球。当时我们班,有一个很有名气的哈哈笑篮球队,经常作为校代表队与外界联系打球,对解放军初来乍到篮球队的球技水平、球品作风,虽一无所知,但同学们在一起商议,认为这是一件好事,接触一下好。于是就约定一天的下午,在西大街北面的一个篮球场进行比赛。
    解放军球队来了不足十个人,好像不是武装士兵,是一些文职与后勤人员,球技水平不高,但球品较好。在球场上哈哈笑球队连连得分,他们进球很少。哈哈笑球队进了好球,他们也连连鼓掌。一场球赛结束了,哈哈笑球队大赢,他们是输了,相互聚在一起,他们还风趣地说:“你们是正规军,水平高,我们是游击队,水平低,要向你们学习”说得大家哈哈大笑,真正是一场握手言欢的友谊赛。
    比赛之后,同学们又在一起议论解放前在新浦发生的一场不愉快的军民篮球赛。那是国民党驻军找较有名气的篮球队打球,部队来了很多人,带着武器来观战,当时场上争斗气氛很浓,场外带枪士兵狂呼乱叫,对体友队大喝倒彩,以此相威胁,体友队员被逼无奈,为了安全保命,只好故意让球,“认输为上”。从这两场篮球赛对比,看出两种部队,两种品德作风,真是天壤之别。

    新浦驻有两个特区机关
    1948年,全国解放战争已进入第三个年头,战争的整个形势,发生了更加有利于人民而不利于国民党反动派的重大变化,中国人民解放军抓住战机,发动了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毛泽东主席于1948年10月11日亲自起草了《关于淮海战役的作战方针》(详见毛选第四卷第一版1956页),在这个文件中,明确地将海州、新浦、连云港三个地方,合在一起作为一个战略要地。并且预计战争的第二阶段要在此处展开。后因国民党军队提前向西逃窜,此地才没有发生大的战斗。正因为毛泽东主席重视了这个战略要地,1948年11月7日解放后,山东省政府就决定将新浦、海州、连云港这个沿陇海铁路的长形地区划为新海连特别行政区。特区的第一任书记由时任鲁中南军区第六军分区政委谷牧(后曾任国务院副总理、全国政协副主席)担任。新海连特区隶属于鲁中南军区领导,特区下设两个县级市和一个办事处,即新海市、连云市和云台办事处。特区的领导机关驻新浦新市街。后又改为新海连市,1961年10月经国务院批准更名为连云港市,由专区辖市升格为省直辖市。
    进驻新浦的另一个特区机关,是中共淮北盐场特区委员会和淮北盐务管理局。淮北盐特委和盐务局是在解放战争初期,中共华中分局和苏皖边区政府研究决定,为了保住这块军需民食的盐田和解放区的重要财源,于1946年11月在陈家港成立,特委书记是杜李,特委原隶属于中央华中分局和苏皖边区政府领导,后改属中共苏北区党委和苏北行政公署领导,1948年11月7日,盐场全境解放,盐场特区委和淮北盐务管理局先从陈家港搬迁至连云市孙家山,接管了国民党的盐务机关和下属盐场。年底又迁至新浦。盐特区的领导机关从此开始驻在新浦,直至1953年2月,随着徐海地区从山东划回江苏后,中共江苏省委决定撤销淮北盐场特区,历时四年三个多月。
    淮北盐场既是露天操作的大型企业,又是地方行政区域。领导机关既管生产经营,又行使地方政权职能。它既管辖台北、台南、徐圩、灌西、灌东、新滩等几个大盐场,还管辖猴嘴、板跳、徐圩、燕尾、堆沟、陈家港、头罾等城镇。
    此时,在新浦这个地方,驻有新海连特区和淮北盐场特区两个特区的领导机关,又分属于山东和江苏两个省区。现在新浦 虽然已改成海州区了,但在近代史上新浦真是一个特别重要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