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史论丛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论丛
刘少奇与滨海区的减租减息运动
发布时间:2019-07-29 11:29 访问85

王晓华


减租减息(简称“双减”),是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战争时期,在广大农村实行的土地政策。这一政策是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土地政策。“双减”政策的实施,为抗战时期团结各阶层人民,支持敌后抗战,起到了极其重要的推动作用。

中央的“双减”政策虽然提出比较早,但各根据地在具体落实过程中,许多地方并没有很好地认真贯彻执行,效果也参差不齐。在山东,同样存在对战时改善群众生活的重要性认识不足的现象。尽管山东有些地区在1940和1941年实行过减租减息,但“收获不大”,“大部分地区未普遍切实执行,尤其未发动群众去做”。直到1942年春,刘少奇来山东检查指导工作期间,山东抗日根据地的“双减”运动才渐次开展起来。

刘少奇的群众观念比较强。在他刚进入山东境内,途经滨海区边缘小镇刘湾村时,他就到村中与老百姓交谈,了解减租减息情况。当他听到群众的真实反映后,他对随行的人员说:“这里是边沿区,看来这里的减租减息运动可能还没有真正搞起来,而农民群众都有着强烈要求,可见我们党的减租减息政策是完全符合群众要求的。”

到达西朱范后,刘少奇又带着这个问题多次深村入户,了解真实情况。通过多方面的调查研究,刘少奇认为,群众没有发动起来最根本的原因,是山东党的领导干部对减租减息的重要意义认识不足,没有认真贯彻执行党的群众路线,没有把群众组织起来,依靠群众自己的力量解决自己的问题。正是由于根据地没有树立基本群众的优势,致使党的基层组织、政权建设及抗日的群众组织,都极不巩固。

4月16日至18日,在西朱范村召开的山东分局委员扩大会上,刘少奇专门就减租减息问题向与会人员进行了广泛深入地阐述。刘少奇指出:“我们发动群众抗日,群众运动的中心环节是什么?是主要通过青运、妇运带动整个运动呢,还是通过轰轰烈烈的减租减息运动把农民发动起来?我看,就是要轰轰烈烈地开展大规模的减租减息运动,作为发动群众的中心环节,道理很明显,把农民发动起来了,他们的老婆孩子也就跟着起来了。”

在4月25日召开的山东扩大的干部会议上,刘少奇作《群众运动问题》的报告。在报告中,刘少奇又进一步严肃地指出,“减租减息是山东抗日根据地工作最薄弱的一环。山东分局没有把群众运动摆在适当位置上,而是放在第四位。”“山东根据地日渐缩小的原因之一,就是没有发动群众,没有解决群众的切身利益”。他还对山东分局提出了尖锐的批评:“你们为什么可以作国际形势报告,自由婚姻的报告,而不去作减租减息的报告呢?中心问题是没有群众观念,没有关心群众疾苦,你不解决群众的切身问题,谁会来参加你那个广泛的抗日游击战争?”刘少奇最后强调,“当前山东的工作,就是要以农民运动为中心,以减租减息、改善雇工待遇为中心。”

根据刘少奇的指示,1942年5月4日,山东分局作出了《关于减租减息改善雇工待遇开展群众运动的决定》和两个补充指示。《决定》中提出:“为了更广泛地动员与组织基本群众,纠正过去的错误,克服脱离群众与孤立的危险,分局特郑重决定以认真实行减租减息发动群众运动为建设山东根据地的第一位斗争任务。”并确定自麦收至年底这段时期,“山东全党的领导及党政军民的一切工作,今后必须围绕着并贯彻的完成这一中心任务。”


同时,为保障减租减息有法可依,在省战工会主任委员黎玉的主持下,相继制定颁布了《山东省改善雇工待遇暂行办法》《山东省租佃暂行条例》和《山东省借贷暂行条例》三个文件,自5月15日起在全省范围内施行。为切实加强山东群众运动的领导工作,山东分局还成立了群委会,黎玉任书记。

1942年5月,全省“双减”工作会议在山东鲁中区沂南县薄板台村召开。中共山东分局副书记、省战工会主任委员黎玉代表山东分局就如何开展减租减息工作进行了全面动员和部署。会议确定以滨海区莒南、临沭两县为“双减”实验中心县。

先行试点,取得经验,再普遍展开,全面开花,是按照刘少奇的意见和建议实施的。刘少奇在4月底所作《群众运动问题》报告中,就指出:“群众运动以农民运动为中心,在这里就是要落实到以减租减息和改善雇工待遇为重点的工作上来。打一个比方,滨海区有十几个县,我们进行工作时就可以一个县或两个县为中心作为基础。在这一两个县中再以一个两个区为中心,在区中再以一两个村为中心。抓住中心,做好中心工作,就能突破中心而扩展到全面。工作中切忌平均用力。我们设想要派200个干部去工作的话,那么应把150个左右放到中心的一两个县,其他50个左右相应分到另外各县。依次类推,到了县的时候,再以干部人数的大多数放在中心区,其余分到其他各区,而在区中以7—8个干部集中到中心村进行工作,这就是‘中心突破’的方法。再具体点,当这些人进到那一村的时候,要首先以一个人与保长配合,与地主士绅进行统战和宣传,解释减租减息不妨碍他们的利益,并绝对强调和保证交租交息。或者开一开座谈会,公开说明可能发生的流言谣语以及汉奸托匪的欺骗宣传,牵开他们,麻痹他们,其他几个则可以借机去做佃户、贫农、雇工的工作。”

按照刘少奇的指示和会议精神,山东分局在确定滨海区的莒南、临沭两县作为实验中心县后,从分局党政各机关、山东纵队、抗大一分校抽调200名干部,组成两个大型工作团,在2个中心县、9个中心区、30个中心村、120个外围村全面展开。

在减租减息初期,部分地区的个别同志有故意或无意绕开农救会,包办开展这项工作的做法,一度出现无农民参加运动,工作无法施展的情况。个别地区由于对党的减租减息方针政策理解不透彻,出现没收地主土地、均分给农民,甚至把略有财产的小富农也列入减租对象,行为过“左”的现象,引起了这些人的强烈不满。也有部分地区的农民因惧怕地主报复,不敢出来斗争的情形。这些情况反映到刘少奇这里,引起了他的高度重视。

他找来朱瑞,与他进行了一次深入交谈。刘少奇说:“任何事物的运动总是沿曲线方向进行的,这是规律,不足为奇,群众起来后,过‘左’一点,是可以理解的。问题在于,我们当领导的这时尤其要注重掌握准方针政策,把握住运动的火候。既要稳住局势,又不容许挫伤群众的斗志,不容许向群众泼冷水,泼冷水是罪过。唯有这样,才能使运动健康地开展下去,轰轰烈烈的地进行起来,才能把运动搞得又深又透。”

他针对在减租减息运动过程中,部分领导干部不重视农救会地位,忽视群众团体作用,以高高在上态度代为包办的工作作风,刘少奇也提出批评:“群众团体本身的任务,是以保护群众利益为中心的,在不违背统一战线基本原则的前提下,群众团体要真正代表农民出来说话,也就是说一切群众工作都应由群众团体自己去领导,但这并不是说群众团体就不接受党的领导了,这里面包含着一个领导原则和领导方法问题,那就是党要在政治上去掌握对群众团体的领导,不能去包办或干涉他们的内部生活。我们党是通过党员接近和影响群众的,每个共产党员都是以群众的面目出现的,在这里也就是以一个普通农会会员的资格出现的,要严防官办代替,否则,其后果只能使群众团体变质。”

刘少奇不仅在工作方法、工作原则等方面给予指导,而且亲历亲为、身体力行到各地了解真实情况。他把从华中带来的一大批知识分子也分别派下去参加“双减”。他本人就多次深入到西朱范村、夏庄、东盘、大树等村作实地调研。

1942年6月17日,随同山东分局、115师师部一起行动,正在东盘村开展工作的刘少奇他们得知日军即将“扫荡”临沭一带的情报后,为安全起见,在部队的掩护下,连夜向赣榆境内转移。半夜时分,他们一行来到赣榆县黑林镇大树村。

第二天,当刘少奇了解到大树村的“双减”运动还没有真正开展起来,工作团几次发动群众都没有成功时,表情变得异常严肃起来。经与山东分局、115师领导研究,决定从“点”抓起,以此带动全村及周边村“双减”工作的开展。

在大树村一处简陋的茅屋里,刘少奇找来住在这个村的滨海区“双减”工作团团长孙汉卿、贫雇农代表熊方文谈话。刘少奇以他1922年10月自己如何发动安源路矿大罢工为例,循循善诱地启发、引导他们怎样来开展这场正义的斗争。谈话中,刘少奇顺手拿起一把筷子,比划着说:“团结起来就是力量。你们看,一根筷子我们很容易把它折断,要是一把筷子我们就很难把它们折断了!”

放下筷子,刘少奇又伸出一只手展示在他们面前,反问:“你们说,打人是伸开巴掌打有力呢,还是握紧拳头打有力?”

在得到孙汉卿他们肯定的回答后,刘少奇高兴地说:“对的,咱们贫雇农只要团结起来,抱成团,就一定能斗倒地主,‘双减’就能最后成功!”

按照刘少奇的指示,孙汉卿他们迅速展开工作,很快建立起了一支由贫雇农组成的农民组织“大树村农民职工救国会”。在熊方文的带领下,他们商定在农历五月端午节后的第二天晚上,专门斗争大地主熊丙坤。由于消息泄密,熊丙坤提前作好了准备,他网罗28名地痞流氓,肩扛木棍,埋伏在自家门前,打算给熊方文他们一个下马威。

职救会发现这一新情况后,立即组织了70多名长工,扛着扁担、铁锨等家什,于当天晚上,高呼着“减租减息增加工资”“坚决斗倒熊老七”等口号,浩浩荡荡扑进熊丙坤家。熊丙坤见势不妙,忙紧闭大门,企图顽抗。一个叫宋广田的雇工当场砸断了几断窗棂,震慑住了熊丙坤。最终,熊丙坤不得不与职工会谈判,答应了职救会提出的条件。第二天就与职救会签订了减租减息合同,规定雇工每人每年增加工资粮450公斤、布1.2丈,取得了斗争的胜利。在大树村“双减”热潮的带动下,赣榆各村的“双减”运动轰轰烈烈地得以顺利展开。

在刘少奇的亲自领导和帮助下,山东抗日根据地的减租减息运动取得了巨大的成绩:仅1942年一年间,山东抗日根据地(不包括鲁南和冀鲁边)共计减租18294户,减租地393482.7亩,减租粮6207283斤;减息1512户,减息粮25348斤,减息款111034.8元;增加工资人数40406人,增加粮食工资8192960斤,增加款资23016元。“双减”运动的开展,也极大调动了群众抗战热情。到1942年底,山东抗日根据地仅民兵就已发展到近22万人,自卫团成员81万人。

刘少奇在山东滨海根据地发动的这场“双减”运动,影响力是持久的、深远的。“双减”运动自1942年夏开始之后,一直持续到1945年底才基本结束,历时三年半之久。从1944年下半年的统计数据可以看出,山东“双减”运动所取得的重大成果:山东各根据地共召开斗争大会1.9万余次,斗争恶霸地主1.3万余人,清算各种土地、粮食等总计价款3亿元(北海币)以上;进行减租减息的村庄达1.47万个,占当时根据地村庄的63%;有404万农民参加了各类群众组织,占当时根据地人口的26.5%,数以万计的贫困农民改善了生活条件。

山东抗日根据地的“双减”运动,是在刘少奇的亲自领导下蓬勃开展起来的。它有力地发展、巩固了山东抗日根据地的群众基础,对根据地渡过困难时期起了巨大的推动作用。开国上将肖华曾回忆说:“在少奇的具体指导下,山东根据地的减租减息工作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了。人民从土豪劣绅如山的重负下得到了喘息,从切身利益中感到共产党、革命同他们的生存息息相关,极大地激发了广大群众的抗战热忱,根据地的每座村庄就变成了坚强的堡垒。”

(作者单位:东海商务局)